相聚在缘分的天空寻找我们的缘分,在这里长泽梓ed2k种子番号是你的缘分,还是你的天空?记住长泽梓白衣浴室作品网站地址哦!
当前位置:东视文av > 亚洲女星 > 倪大红经典作品番号

倪大红的所有作品

来源:优友搜集  发布者:集优小帝  发表日期:2014年02月17日  览击量:48
倪大红个人资料

     ,男,1986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,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,第十七届梅花奖、第九届文华奖获得者,可谓当今华人影坛第一流的重量级演技派“黄金配角”。曾出演话剧《阳台》、《浮士德》、《哈姆雷特》、《罗姆洛斯大帝》、《玩偶之家》、《生死场》、《臭虫》、《赵氏孤儿》等,出演电影《泥鳅也是鱼》、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、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、《西夏路迢迢》、《活着》等,出演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、《八兄弟》、《盛世华衣》、《大鳄浮头》等。

倪大红的基本资料

    姓名:

    性别:男

    国籍:中国

    地域:中国大陆

    职业:演员

    出演话剧:《阳台》、《浮士德》、《哈姆雷特》、《罗姆洛斯大帝》、《玩偶之家》、《生死场》、《臭虫》、《赵氏孤儿》等。

    出演电影:《泥鳅也是鱼》、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、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、《西夏路迢迢》、《活着》、《三枪拍案惊奇》等。

    出演电视剧:《乔家大院》、《八兄弟》、《盛世华衣》、《大鳄浮头》等。

倪大红的学艺之初

    父母都是哈尔滨话剧团演员,但他们认为,倪大红没有一张当时流行的“红卫兵”的脸,一直不鼓励儿子去当演员。他们对倪大红说:“你这个模样怎么可以做演员。”父母希望他能有一技之长,“哪怕做个电工,木匠。”倪大红但倪大红自小就想当一名演员。“也许我的骨子里流淌着父母的文艺基因,我就喜欢做这个,也觉得能够做这个。”带着这个梦想,上完高中后,16岁的倪大红下乡到了大庆附近的安达农场。他一度成为一名马车夫。在这期间,他差一点去了空军成为一名军人,但因为政审不合格而失之交臂。 1982年,倪大红曾经去长春考点报考上戏。“初试就被刷了下来,当时特别不好意思进家门。”但倪大红根本没有灰心,他觉得迟早会考上戏剧学院的,如果实在不行,就考哈尔滨话剧院的学员班。他的这种执著着实让他的父母感动,他们觉得不管孩子能否实现理想,也要全力以赴支持他。父亲亲自为他辅导朗诵。倪大红说,“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。直到现在,我创造的每一个角色在和观众见面的同时,母亲也会把她的感受反馈给我。”1982年,倪大红考上了中戏表演系,成为朱彤、张光北、何政军、王超、张山、林波等人的同学。

    据说,在是否录取倪大红的问题上,中戏方面有过争议。因为相对其他演员来说,倪大红的年龄偏大,此时已经22岁了,长相不是那么“标准”,嗓音、形体似乎都不太好。但最终倪大红幸运地被录取了。

    进入中戏后,倪大红也不是那么自信。一是有父母的否定在先,二是同班同学个个帅哥靓妹。倪大红以“笨鸟先飞”的姿态,比其他同学更加刻苦,同时把以前爱好阅读世界名著的习惯延续了下去,他先后阅读了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三个火枪手》等一系列作品。

    倪大红导演谢晋的出现把倪大红残存的自卑扫荡得**净净。1983年的一天,倪大红刚刚上完形体课,晃晃悠悠地往回走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这一切,被坐在不远处车里的谢晋的副导演看在眼里。车里还坐着已经和谢晋合作过《牧马人》的丛珊,中戏表演系80级学生。几天后,丛珊到宿舍找到倪大红,说让他去一趟谢晋《高山下的花环》剧组。倪大红就来到新街口的北京军区招待所剧组所在地试戏。倪大红要试的角色是《高山下的花环》中的战士段雨国。段雨国是个城市兵,他瞧不起吕晓禾演的农村兵梁三喜,而喜欢唐国强演的高*子弟赵蒙生,但最终在炮火洗礼中成长。 这部戏在云南河口拍摄,当时战争尚未结束,专门有一个连的战士跟着保护并参与拍摄。倪大红跟着剧组拍摄了五个月,收获了700元报酬的同时也收获了自信。

倪大红的话剧生涯

    1986年,中戏毕业分配到了中央实验话剧院(现为国家话剧院)。先是龙套,接着是配角,他总是兢兢业业。然而质朴甚至笨拙的表面无法掩饰其灵光一现的才情。渐渐地,他被剧院的前辈看作是最具潜质的演员。《哈姆雷特》海报1990年,就读中戏不久的陈建斌去北京电影学院看了林兆华执导的《哈姆雷特》,演篡权国王的倪大红让他为之折服。2007年1月28日,已经是名满天下的陈建斌告诉记者:“我认为那版的《哈姆雷特》是迄今中国最好的《哈姆雷特》,也是最好的状态,大红哥也是最好的状态。我说的那版还不是到了人艺后再演的。那版是非常质朴的,舞台上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把理发馆用的椅子,最后结尾的时候,天上开始下雨,充满了诗意。” 演完《哈姆莱特》,倪大红回到国家话剧院,他突然有了一种开窍的感觉。“那段时间我演了几个角色,熟悉了话剧舞台,演过了林兆华的戏之后,在创作上有了自己的想法,感觉自己渐渐开窍了。”这些想法是,他不再照本宣科地去完成角色,可以让角色有所变化;在完成角色的时候,他可以去颠覆以往的常规的表现手法。“好多话剧,如果按照常规的演法,就很没有意思。我想颠覆常规,使之具有一种质感、乖张的风格。在表演上追求感受到的随意的东西,今天和昨天的表演,几乎都不一样,经常有一些临场发挥的东西。”他的探索得到了剧院的认可。

    《生死场》中饰龙二

    1994年,倪大红在孟京辉执导的话剧《阳台》中演一位警察局长,他对孟京辉说,我想把手一直放到裤兜里,不拿出来。孟京辉同意了倪大红的想法。

    给倪大红带来更多荣誉的是1999年田沁鑫执导的话剧《生死场》。《生死场》根据现代作家萧红的同名小说改编,在剧中,倪大红主演农民二里半。这个佝偻着个腰,略微圈着腿,总是揣着手的"二里半",让倪大红获得了梅花奖和文华奖。陈建斌认为:“二里半是中国话剧舞台上罕见的艺术形象”。

    倪大红认为,他更喜欢《赵氏孤儿》。“《赵氏孤儿》的故事可能家喻户晓,我在剧中主演程婴,我不是用眼泪在演,而是用心血在演。为什么我那么喜欢程婴呢,因为他背负了那么多年的骂名,甚至把自己的孩子都给捐献出去了。”在现场看过话剧的记者杭程这样描述倪大红的表演:“看《赵氏孤儿》中的倪大红,不可能不为之所动。最令人动情的是倪大红饰演的程婴最后的死,倪大红喊着‘愧对’跪着踉跄几步倒在孤儿的怀里,那种深入骨髓的悲伤便直刺人心。记者实在没有想到倪大红会用这样一种方式来处理程婴之死,一个忍辱负重的大贤大良却喊着‘愧对’死去,而且是在一种踉跄的局促的行动之中。”陈建斌认为:“从二里半到程婴我觉得有一个上升的过程,他这个人其实外在的东西少,把他放在人物的内心里,这样更难。”2009年加盟《三枪拍案惊奇》拍摄。

倪大红的影视角色

    《活着》,惊鸿一瞥《活着》中饰龙二

    1994年,在《活着》里的表演可谓惊鸿一瞥。当时这样对倪大红说:“龙二这个角色非常难演,演不好,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,演好了就是非常出彩的,希望你能够把他创造成一个非常出彩的人物。”倪大红做到了。虽然仅仅是倪大红的第二部影视作品,但看过《活着》的人,没有一个不记得那个一身杀气的“龙二”。平日里寡言少语略显木纳的倪大红,演起“龙二”这个让福贵倾家荡产的老江湖就好像信手拈来,那股阴险和狠毒真让人不寒而栗。倪大红呈现在表演上的创造力和表现力不得不让人拍案叫绝。

    《乔家大院》,和陈建斌相得益彰

    2005年春,《乔家大院》在山西开拍了半个月后,孙茂才一角的演员突然生病,这可急坏了整个剧组。找谁来救驾呢?陈建斌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倪大红,而《乔家大院》摄影池小宁也在影片《西夏路迢迢》中和倪大红合作过,对他赞赏有加。

    但导演胡玫不认识倪大红。巧的是,陈建斌带着影片《活着》的光盘,他对胡玫说,倪大红在《活着》中演龙二。胡玫连夜看完《活着》,说:“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 《乔家大院》饰孙茂才

    当倪大红被当作救兵进入《乔家大院》剧组后,演员张译认为有机会可以和倪大红好好交流了。张译是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演员,在《乔家大院》中扮演长顺,他慕倪大红之名已久。2007年1月27日,张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倪大红在行业里很有名气,在话剧界数一数二,我曾看过他演的《生死场》,演得非常好。”没想到,倪大红一进入剧组就关起门看剧本,在片场不拍片的时候也就是那么一坐,跟谁也不说话。张译和倪大红的最初交流仅仅局限于点头问好。“本来想和他好好聊一聊,但没想到他在现场不拍戏的时候唯一做的是沉默——在独自琢磨。到后来才慢慢熟悉起来,成为很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 孙茂才是给乔致庸出谋划策的人,因此倪大红和陈建斌有很多对手戏。陈建斌说:“倪大红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对手,我们都毕业于同一个学校(中戏),我们都在话剧舞台摸爬滚打过,配合起来比纯粹影视演员更默契,所以合作的时候,一下子就能接上。好多东西根本不用事先商量,即兴的东西,一下子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 孙茂才原本是一个经验老到的穷秀才。在太原赶考时曾和乔致庸有过数面之缘,并和乔致庸在龙门口舌战主考官,在乔家有难时,也来投奔乔家帮忙。倪大红说:“孙茂才跟乔致庸相比两个人最终是志向不同,孙茂才比较务实,而乔致庸要沾的是国之利器,汇通天下。孙茂才不想看到乔家刚大病初愈又濒临死亡。志向观念的不同使他们分道扬镳。”

    《乔家大院》中饰孙茂才

    倪大红虽然不是男一号,但所演的孙茂才最耐人寻味。一名网友认为:“整部电视剧,印象最深的角色就是这个孙茂才。实在不好说这个人是好是坏,甚至说他先是好后来变坏了也是不很准确的。谁叫他遇到了乔致庸呢,谁叫他是个穷酸落魄的秀才出身呢,谁叫有个崔鸣十在底下拼命的撺掇呢,谁叫他这么聪明且人情练达呢,谁叫他活在那个没落的清朝末年呢。人是跳不出自己的命的……”还有一位网友认为:“倪大红此人不得了!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里主角儿乔致庸的重要搭档,一个穷秀才,一个落魄旧文人,却又是乔家家业复兴的关键谋士。这样一个角色,若是演狡猾了,演看似精明了,甚而至于演出了八面玲珑,四方讨好而精于算计的猴头鼠脑都不是不可以的,那也是常人眼中的惯性印象。然而此等人物叫倪大红演了就演出了大不咧咧,粗头粗脑,漫不经心,甚至于邋遢了一些的貌像,却没有人说他就不是谋士。”

    跨演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和《大明王朝》

    2006年底到2007年初,电影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和电视剧《大明王朝》几乎同时和观众见面。有意思的是,身手敏捷的蒋太医和老态龙钟的严嵩都是由倪大红饰演的。而这两部戏几乎同时在2006年上半年拍摄,倪大红在两个迥然不同的角色中穿梭自如。

    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中饰蒋太医倪大红在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中饰演蒋太医。这是一个在宫中服侍大王十几年的亲信,他深谙宫闱中的斗争哲学和生存法则,在大王和王后的较量中识时务地站在大王一边,亲命自己小女蒋婵给王后下毒时显得毫不手软。他对妻子和女儿疼爱有加,在女儿和太子的私情上采取放任的态度,充分流露出一个老臣的事故和心计。但蒋太医万万没想到,命运偏偏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他处心积虑的攀附反倒酿就了兄妹情爱的苦果,他愿为之“肝脑涂地”的大王,不仅是他发妻的第一个男人,也是他们一家性命的终结者。        关于蒋太医,如果要和《雷雨》扯上关系,那么应该相当于鲁贵。但倪大红告诉记者,蒋太医和鲁贵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。《雷雨》中鲁贵的戏份非常重,而且非常有彩。“《雷雨》里的鲁贵敢说话,因为毕竟人物之间的关系不一样,是老爷和管家;而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中是皇帝和臣子的关系,轻易不敢言。”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是这样给蒋太医定位的:“一个是枕边的女人,一个是头顶的大王,这个男人终究没有猜透自己深陷的谜局。”接戏后,倪大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忘掉《雷雨》。倪大红非常熟悉《雷雨》,虽然没有演过,上中戏的时候就通读过《雷雨》的剧本,看过多个版本的演出,其中包括北京人艺的两个版本。“但其实创作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就把整个《雷雨》忘掉了,因为我不想被《雷雨》束缚住,毕竟,角色变了,时代背景变了,我必须抛开《雷雨》重新创作。”

    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中的武打动作非常多,倪大红演的蒋太医也是文武双全。本来根据剧组的安排,主要演员都要先进行一番武术训练。演蒋太医妻子的陈谨进了剧组想找到“丈夫”,却不见倪大红的影子。原来,倪大红进剧组没几天就患病,痊愈后已经正式开机了。倪大红的一些武打戏是在重庆武隆天坑拍摄的。这是一个高海拔的地方,大病初愈的倪大红一下子感到了高原反应,“就像飞机降落一样,耳朵涨涨的,喘气都很费力。”从天坑下到底有七百多级台阶,倪大红走到最后,双腿哆嗦不止。因为没有时间接受专门的武打训练,只好现学现卖。程小东教了倪大红几招,倪大红牢牢记住。但是实拍时,倪大红的铲子一挥舞,所有的武师都不敢上前。急得程小东说:“你们在旁边*什么?你们给我打上去。”但这些训练有素的武师明白,倪大红一出手就露出了“二把刀”的功底,铲子不长眼,下手没轻没重。倪大红既然是太医,对各种药物自然很熟悉,他的“办公室”布满了一个个中药小格子。导演要求他不看格子的位置,想要什么药顺手就能拉出来,这让倪大红感觉很好玩。

    《大明王朝》中饰严嵩

    在电视剧《大明王朝》中,倪大红主演严嵩。最初,导演张黎在选择80多岁的严嵩一角的人选时,60岁以下的演员根本不予考虑。但最终选择了47岁的倪大红。在定完装后,张黎依然有点担心,直到拍完了第一个镜头。

    严嵩一直被视为明朝最大的奸臣。但倪大红并没有让他朝奸臣的路子走,“演完之后我都没有觉得他是一个奸臣,他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可见他是确实有能力的,不是靠写什么青词就坐到这个位置上的。”

    拍《大明王朝》时,倪大红同时还跨着拍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。他一会儿变成文武双全、动作利索的蒋太医,一会儿变成颤颤巍巍、随时要倒下的严嵩,展示了多年练就的深厚功力。但这冰火两重天的生活确实让倪大红痛苦不堪。

    为了塑造好严嵩,倪大红主要从行动和语言上着手。严嵩是80多岁的人了,行动肯定迟缓。由于入戏太深,倪大红在拍完戏后好一阵子,都比平常更加沉默而迟缓,仿佛得了痴呆症。倪大红认为,虽然严嵩年事已高,但思维依然敏捷,因此,严嵩的说话应该是沉静、停顿很久,但不是永远缓慢的,当快则快,当慢则慢。就这样,倪大红把一个替皇帝遮风挡雨、老谋深算的严嵩演绎得出神入化。

  • 上一篇:
猜你会喜欢
友情推荐